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›秦銘林婉清
秦銘林婉清 連載中

秦銘林婉清

來源:外網 作者:龍醫傲婿 分類:都市言情

標籤: 都市言情 龍醫傲婿

秦銘入贅三年,受盡欺壓和嘲諷,一朝化身為龍,憑藉超凡的醫術和武學,攜美走上人生巔峰,笑傲蒼穹!!展開

《秦銘林婉清》章節試讀:

「你……」

「對,秦銘就是我男朋友,我就是喜歡他!」

「你們愛咋咋地!」

面對白婧的嘲諷,林婉清惱羞成怒,她乾脆一把挽住秦銘的胳膊,神態很親密。

秦銘傻了,瞪大眼睛看着林婉清,滿臉不知所措。

「怎麼,現在終於肯承認了!」

白婧冷笑道。

林騰暉臉色一陣青一陣紅,他取出支票刷刷幾筆填上數目,直接丟在了秦銘的臉上「小子,我不管你是誰,也不管你是從哪裡冒出來的!」

「總之,我是不會同意婉清和你交往的!」

「這裡是五百萬,你拿着錢立刻離開我女兒!」

「還有,如果你以後再敢纏着她,我保證讓你死無葬身之地!」

秦銘眼巴巴的看着支票飄落到地上,艱難的咽了咽口水。

他現在正是缺錢的時候,五百萬對他來說可是一筆天文數字!

不過,他知道這些錢不是他的,他也不能拿。

「錢,又是錢,有錢很了不起么!」

「我已經說過了,我喜歡秦銘,這輩子非他不嫁!」

「除非我死了,否則你永遠都別想拆散我們兩人!」

林婉清怒聲道。

自從母親去世以後,她從小到大都沒有體會過什麼叫做父愛,每當她有需要的時候,父親總是拿錢甩給她,她早就已經受夠了!

「你……」

「好,很好!」

「我現在就去找你爺爺!」

林騰暉氣得臉色鐵青,轉身拂袖離去。

這些年他和女兒的隔閡很深,父女倆的關係也越來越僵。

而且女兒現在已經長大了,有自己的公司和事業,他想管也管不了女兒。

家族裡唯一能影響他女兒改變主意的人,恐怕也只有老爺子一個人了。

目送林騰暉兩人逐漸消失的背影,林婉清跌坐在沙發上,臉色很難看。

秦銘張了張口,他有心想安慰林婉清幾句,可是他一向不善言辭,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。

良久。

林婉清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。

「秦銘,很抱歉,剛才那番話是我故意氣我爸和白婧的,我不是有意想利用你當擋箭牌,希望你別介意。」

林婉清歉然道。

「我知道……」

「我不會介意的……」

秦銘吶吶的說道。

林婉清是林家的大小姐,長相傾國傾城,堪稱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。

而他只是一個離過婚的男人,還是有名的窩囊廢,無父無母,什麼本事都沒有。

兩人之間的差距猶如雲泥之別。

他又豈敢奢望林婉清會真的喜歡他,更不敢對林婉清抱有什麼不切實際的幻想。

「我先去洗個澡……」

秦銘沉默一下,然後逃也般的離開了客廳……

洗完澡以後。

秦銘換上林婉清給他買的高檔衣服,整個人瞬間清爽了很多,氣質也上去了,起碼提升了好幾個檔次。

林婉清重新打量秦銘幾眼,忍不住雙眼一亮。

人靠衣裝,佛靠金裝。

秦銘的長相不俗,劍眉星目,稜角分明的臉龐,高大筆挺的身材,陽光帥氣,有一種瀟洒不羈的感覺。

除了身材有些單薄削瘦以外,其餘的外型條件很不錯,就算是對比一些青年才俊也絲毫不差。

總的來說,秦銘是屬於耐看型的,乍一看或許並不是很出眾,但是越看越帥,有一種獨特的男人魅力。

這時,保姆劉姨已經外出買菜回來了,正在廚房裡準備午飯。

自從林婉清大學畢業以後,她就從家族裡搬出來一個人居住。

別墅里除了她以外,平時還雇了一位保姆劉阿姨,專門照顧她的生活起居。

吃過午飯後。

「秦銘,我爺爺已經知道昨晚是你救了我,他想見一見你,不知道你現在方不方便?」

林婉清詢問道。

「方便。」

秦銘點點頭,然後跟着林婉清一起離開了。

……

林家莊園。

坐落於一處園林之中,佔地面積很大,是典型的復古式豪宅。

主廳里。

秦銘跟隨林婉清一起,見到了林家的家主林老爺子。

林老爺子年約七十多歲,端坐在主廳的首位,長相看起來慈眉善目,但是身上有一種久居高位的氣勢,不怒自威。

可能是因為年齡大了,林老爺子的身體最近兩年每況愈下,一天不如一天。

於是他乾脆退居二線,把公司的事務都交給了兒子林騰暉管理,自己平時經常下下棋,打打太極拳之類,頤養天年。

不過,即便林老爺子退居二線,他依然還是林家的家主,同時也是林家的精神支柱。

只要有他在,林家的基業就穩如磐石,屹立不倒!

此時,大廳里除了林老爺子以外,他身邊還坐着林騰暉和白婧夫婦倆。

林騰暉一直冷冷的看着秦銘,因為別墅里的事情,他對秦銘的第一印象很不好。

相比之下,林老爺子的態度很友善,吩咐下人給秦銘看茶倒水,沒有半點輕視和怠慢。

「爺爺,我替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秦銘,昨晚多虧他救了我……」

林婉清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。

「小秦,很感謝你救了我孫女一命,這份恩情我們林家一定會銘記在心!」

「俗話說,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!」

「說吧,你有什麼想要的,我們林家一定盡量滿足你。」

林老爺子和煦的笑道。

「不用,我什麼都不要……」

秦銘搖了搖頭。

他昨晚救林婉清的時候是出於心中的正義,從未想過要得到什麼回報。

而且剛才在離婚處林婉清已經幫他狠狠的教訓了孫冠聰一頓,替他挽回了尊嚴。

雙方也算是扯平了。

「當真?」

「你可要想清楚了,過了這個村就沒有下家店了……」

林老爺子放下手中的茶杯,眼神中不經意間閃過一道凌厲之色。

他不知道秦銘是真的不圖回報,還是欲擒故縱,想要從中得到更多的東西,比如藉機攀上他們林家之類。

「我真的什麼都不要……」

秦銘還是搖搖頭,他正想說些什麼,眼神忽然定格在林老爺子的臉龐上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他隱約看到林老爺子的印堂處散發著幾縷灰白之氣,海角青紫。

緊接着,一股陌生的記憶湧入他的腦海,印堂發灰,性命垂危!

海角青紫,病入膏盲!

秦銘愣住了,他很快醒悟過來,這好像是昨晚那個什麼秦祖留下的傳承記憶。

從昨晚到現在他一直沒來得及查看這些記憶,甚至幾乎都快忘記了這件事。

但是這些記憶已經深深烙進了他的腦海,如今自動發出了警示。

《秦銘林婉清》章節目錄: